裴介网

首页 ·健康养生 ·时事 ·娱乐 ·美食 ·母婴育儿 ·星座运势 ·国际 ·动漫 ·综合 ·文化 ·军事 ·体育 ·社会 ·搞笑 ·科技 ·历史 ·汽车 ·宠物 ·财经 ·教育 ·音乐 ·时尚 ·旅游 ·家居 ·游戏 ·情感

裴介网  >   社会 > 故事:怀孕8月孕妇去世,刚埋下去坟底竟传出婴儿啼哭

故事:怀孕8月孕妇去世,刚埋下去坟底竟传出婴儿啼哭

2019-10-17 00:02:08  来源:裴介网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朱零

挤进

一百年前,北邙山经历了几年的严重干旱和数千英里的裸露土地。

山里有一个古老的村庄。村子里有个孕妇八月份怀孕了。这个男人再也不会回到村子里去找水来帮助他的妻子了。

干旱期间,天气非常热。孕妇已经奄奄一息了。尽管村子里特别照顾他,但他终究无法战胜自然灾害。中午12点,孕妇在家死亡,一人死亡,两人死亡...

当村民们发现已经是深夜时,孕妇白白死去,死后不允许进入氏族的坟墓。这是村里的规矩。因此,在村长的领导下,他们把孕妇裹在两个垫子里,把她整夜埋在村子后面的杂草沟里。

当孕妇已经怀孕的时候,就在村民们一个接一个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婴儿在她身后的杂草沟里断断续续地哭了起来...

深夜,一群人站在绿草如茵的沟里的一个长满青草的坟墓前瑟瑟发抖。

杂草沟是村子里一个特殊的地方,用来埋葬造成死亡的人,类似于万人坑。没人预料到在孕妇下葬后不久,会有一个婴儿在坟墓下哭泣...

人群中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眼睛盯着草坟,低声说道,“村长,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发生的?”你想把它挖出来吗?"

站在坟墓前的白发老人皱起眉头,保持沉默。

“不能挖!八月翠娘怀孕时,她说她活不了七八天。此外,她的身体开始膨胀。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世的。这个洋娃娃怎么能活下来?”

村长抬起头,发现村里的独眼老太太在说话。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挖怎么行?只是等着娃娃在里面窒息?”中年人问道。

独眼奶奶慢慢摇头。“如果你不相信我,就挖出来。这也是一个鬼娃娃!”

男人看了一会独眼女人脸上凹陷的眼窝,慢慢低下了头。

北邙山多年来一直是一个古墓胜地,到处都是孤零零的坟墓,所以村民们一看到鬼魂就脸色苍白。

草坟里的哭声逐渐减弱,直到消失。

站在一边的村长突然抬头,“挖!不管他是什么,把它挖出来!”

中年人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立即抓起锄头,小心翼翼地挖出了草坟。他周围的村民表现出恐惧,慢慢后退。更多的人害怕了,直接回到了村子里。

很快,这个人从土堆里拿出一个沾满血和泥的肉球,上面系着一根长长的脐带。

“村长...似乎还活着!”男人抱着血婴激动道。

村长的眼睛一亮,他就急忙上前用镰刀割断脐带,挥挥手,“快,先把它拿回来,也许你还能活着……”

那个中年男人正准备带着血婴抬起他的脚,这时独眼老妇人拦住了他。

“别担心,你先看看洋娃娃的眼睛……”

中年人低下了头,发现怀里的婴儿正盯着一双血淋淋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他立即握了握手,差点把婴儿扔出去!

独眼老奶奶慢慢叹了口气,“如果你把他带回村子,也许我们都得和整个村子一起埋葬……”

中年人抱着血婴冷汗直冒,急忙弯腰小心地把血婴放在地上,迅速躲到一边。

“真是灾难年多灾多难啊,这个娃娃应该是干旱生的,也许是Hiderigami”

老太太的声音刚落,每个人都很惊讶。人群立即闹事。

村长犹豫了一下,再次弯腰捡起镰刀,走到血婴面前,慢慢举起了手。

人群立刻安静下来,当村长用牙齿挥舞镰刀时,漆黑的夜空突然劈下一道刺目的闪电,瞬间照亮了整个草沟!

村长很惊讶,但是他手里的镰刀也没有放下。然后传来一声巨大的雷声,好像天要塌下来了...

独眼老奶奶突然像一个邪恶的受害者一样跑到了野外。

与此同时,地上的血婴似乎被吓坏了,“哇,哇”地哭了,一边哭一边爬到凌乱的草坟边...

村民们完全不知所措,转身向村子奔去,但没有跑几步。他们渐渐停下来,都盯着天空...

“下雨了...下雨了吗?”

“村长...似乎...好像要下雨了!”

“真的!下雨了!哈哈!下雨了!!!”

……

的确下雨了,这是一百年来最大的暴雨!

就在一瞬间,倾盆大雨像打开水龙头一样倾泻而下。人群在雨中甚至睁不开眼睛。村长赶紧叫人群回到村子里去取雨水。

人群很快消失了,每个人都已经完全忘记了地上那个奇怪的血婴...

村长领着人群来到村子里。雨下得太大了,甚至连村子入口处一米多高的邪恶城镇石甘当也被雨稍稍弄歪了。

回到村子里,村民们拿出所有的水容器来接受雨水。这场大雨持续了半个晚上。村子里的旧砖房被三栋冲毁了...

第二天黎明前,村民们迫不及待地想去地下看看能否利用这个机会得到各种各样的东西,但他们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泥泞的耕地乱糟糟的,各种枯枝和杂草覆盖着田地。当村门进来时,人们发现湿土里有许多骨头。

由于常年干旱,附近山上的土地已经干涸开裂。昨天下了一场暴雨。山上被遗弃的坟墓的祖先的坟墓都被大雨冲走了。棺材和尸体都被冲到山下的耕地里...

村民们到处看骨头,不敢去田里。村长别无选择,只能让每个人上山修整祖坟。

傍晚,当太阳下山的时候,村长带着人群回到了村子里。到达村口时,他发现一个人站在村口的石甘当纪念碑前...

走近一看,他发现是一个衣衫褴褛、佝偻的老人。他的白发像草一样缠绕在脸上,看起来像个老乞丐。

村长发现这个人不应该是他村子里的村民,正要上前问。突然,那个人慢慢抬起头...

那是一张苍白的死人脸,整张脸失去了紧绷在脸上的颜色,眼睛浑浊发白,看上去毫无生气,毫无生气。

村长看着这张脸,呆住了,因为这个人看起来很面熟,但他记不起是谁了...

他身后一个拿着锄头的成熟男人傻眼地走了出来,径直走到老人面前。突然,他的眼睛红了,低声说道,“爸爸?你怎么……”

村长立刻想起来了,仔细看着老人的脸。真的是他!

这个老人是村子里的老木匠。他早在三年前就因病去世了。

村长把壮年时期拉到一边,示意他不要靠近。但是全盛时期离开了村长,扔下锄头,红着眼睛走了过去。他把老人抱在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老木匠被他的儿子抱在怀里,突然他的嘴角露出了“嘿嘿”的微笑。村长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正要上前打开他的黄金,却发现老木匠咬了他儿子的脖子!

老人的力气出奇的大,一口咬下来瞬间撕下一片血肉,壮年的脖子都在流血,所有人吓得急忙四散而逃,村长脸色苍白,急忙带着众人回到村子里...

盛年时,他看着面前的老人,一脸难以置信地捂着脖子。他嘴里仍咕哝着“爸爸”,但老人没有回应。他低着头迅速吞下嘴里的血肉,然后冲上去。

村长站在村口,脸色煞白,看着村外躺在儿子身上的老木匠,他疯狂无助地撕扯着...

突然,村长发现另一个人从村子不远的地方慢慢走过来...

那个人也蓬头垢面,摇摇晃晃地走过老木匠,径直走进了村子。直到那时村长才意识到独眼老妇人已经回来了。

独眼老太太看起来还是有点疯狂,又湿又泥泞,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嘴里似乎在喃喃自语什么。当独眼老妇人走近时,村长几乎没听到几个字...

“7月14日,鬼门关大开,妖鬼聚在一起,几百个鬼夜……”

村长还在心里,突然想起今天是7月15日的鬼节!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由于昨天的大雨,山里几乎所有贫瘠的坟墓都被冲走了。碰巧今天鬼节的鬼门关大开着,让鬼魂无家可归。难怪老木匠的灵魂在村口徘徊...

看到天色渐暗,村长急忙挨家挨户提醒所有村民,并把他们集中在村门口。然后,他杀死了村里剩下的几只公鸡,并用鸡血浸透了村门口的石甘当。

一米多高的石甘当是一百年前由这位盲人老妇人的曾祖父建造的。它是专门设计来辟邪驱邪的。石碑可以通过倒鸡血来激活...

猩红的鸡血瞬间染红了墓碑,大约五分钟后,颜色逐渐褪去,仿佛被史甘当吸收了,过了一会儿,整块碑就散发出淡淡的红芒!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老木匠突然抬起头来,整个身影似乎已经褪去了一点,他一脸惊恐地看着附近的石碑,突然连滚带爬地回到村外的山路上...

村子入口处的村民立即松了口气。村长赶紧让人们用垫子把成熟的尸体包在村外,然后两人一前一后把尸体带回村里。

正当大家在成熟的身体前窃窃私语时,人群中的一个孩子突然指着村子外面喊道。

“妈妈,看,外面有很多人……”

当他们回头看时,他们发现一群“人”高高地站在村外黑暗的山路上。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大多是浅色的,茫然地盯着村子入口处的村民...

很快村子外面就有越来越多的鬼魂,但他们只是站在路边,静静地盯着村子的入口。

村长不断安慰每个人,告诉他们不要逃跑。石甘当有一个村口,只要一直持续到天亮,他就不敢过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村外的那群“人”突然整齐地向前迈了一步!就连村子入口处石甘当上的红芒也更暗了!

似乎外面有太多的鬼魂,就连史甘当也忍不住了...

村民们有点惊慌,村长急忙喊道:“林姐姐在哪里?快去找林姐姐!”

林姐姐是村子里的独眼女人。看到人群中没有林姐姐,村长急忙跑回村子,来到林姐姐独自居住的老房子。

“林姐姐!林姐姐……”村长在门外喊了两次,但里面没有回应。

村长很担心,推开虚掩的门。房间又暗又不透明。村长走进房间,又喊了两次,但还是没有回应。

村长在黑暗中伸出手,摸索着桌上的油灯。就向前两步,他的手突然感觉到他的脚在半空中。

村长心头大骇,双腿一软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抖出一盒一些湿火柴,在空中点燃一块,只见独眼女人已经被吊在横梁上了!

这位老太太悬在空中,整个脸又黑又紫,舌头伸出来,一点点猩红色的血从眼睛里流出来,一滴滴地流了下来...

村长脸色变得苍白,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老房子。他一到村子的入口处,一个村民就冲了上来。

“村长,请过来看看。村门口的石甘当...好像裂开了!”

在村民们的帮助下,老村长匆忙赶到了村口。他看到村子入口处的石甘当中间有一条裂缝。村子外面孤独的灵魂离村子越来越近了。

天完全黑了,村民们聚集在一起,在村子入口处点了一把火。村子外面的那群鬼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他们每走近一步,石甘当中间的裂缝就更大了,村民们也纷纷退后一步,每个人都祈祷早点起床...

看着村外的鬼魂越来越近,村门口的石甘当突然“砰”的一声分成两半,挂在上面的红芒瞬间消散。

村民们看着劈成两半的石甘当愣住了,外面数百个鬼魂毫无顾忌,疯狂的涌了进来,正当村民们准备四散奔逃的时候,村外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吼声!

声音震耳欲聋。村子里的村民和涌入村子的鬼魂都无法忍受。他们捂住耳朵蹲了下来...

声音来了又去,很快就完全消失了。村民们慢慢站起来,发现村子入口处的鬼魂突然整齐地从中间闪开,一个小身影慢慢走了进来。

在村子入口处火光的映照下,人们发现这是一个看起来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他的脸和身体被一层血泥弄脏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猩红的眼睛...

看着那双血淋淋的眼睛,人群立刻想起了昨晚被遗弃在杂草沟里的婴儿!(作品名称:莽山鬼王,作者:朱零。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pk10开奖

新闻

热门新闻

汤臣倍健联手中科院创建“营养与抗衰老研究中心”

汤臣倍健联手中科院创建“营养与抗衰老研究中心”

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诸多营养和健康问题已成为全球共同面临的挑战,衰老研究与营养干预、老年健康相关科学研究,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课题。10月17日,汤臣倍健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营养与健康研究所正式宣布创建“营养与抗衰老研究中心”。相关膳食营养补充剂行业论坛在珠海举办10月17日,由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主办,汤臣倍健股份有限公司承办的“膳食营养补充剂品质与行业发展论坛”在珠海举办。

最新新闻

杭州二手房最高降幅36% 郁亮:转折点实实在在到来了

杭州二手房最高降幅36% 郁亮:转折点实实在在到来了

4个月前这里有人为抢房晕倒 如今二手房最高降价36%在农业社会,九月是秋收时令,收获之后,人们便开始筹备过冬的物资,并为来年的生产做准备,由此出现了“金九银十”的说法。  杭州二手房最高降幅36%开发商想出货,购房者在观望,二手房价在下滑,被大多数人认定坚挺的一手房价,也已经开始出现松动的迹象。“转折点实实在在到来了。”